在野外被做好爽 淑蓉又痒了

        这也让躲在房间里的林风和王丽娟都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些鬼魂不依不饶,非要将整座城堡都搜查一遍的话,搞不好林风和王丽娟就成了它们的瓮中之鳖。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时间过去了大半个小时,城堡里还是一片安静,林风在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之后,也忍不住再次打量起了这间房的布局。

        小床被套了一层黑布,上面积满了灰尘,但是把黑布一掀开,里面的床单和被子都异常的干净。

        再看那张书桌和那把凳子,也都被套了一层黑布,掀开黑布之后,书桌和凳子都是异常的干净,而且书桌上面还整整齐齐摆放着一些书籍。

        林风不由走到了书桌旁边,然后伸手拿起了一本书捧在手里,可让他略感惊讶的是,这本书居然是一本关于炼药原理的书籍。

        于是林风又伸手在书桌上翻了翻,没想到除了这本炼药的书之外,上面还摆放着炼器类的书籍、工程学的书籍、能量转换类的书籍等等。

        总之,这个书桌上摆放的书籍,全都是一些关于科学研究的书,书中的内容也是相当的深奥,甚至林风都只能看懂个一知半解!

        难道这是某位科学家的卧室?

        可是,又有哪位科学家会住在如此狭窄的房间里呢?

        “风哥,你快看!我找到了一个箱子!”

        突然之间,王丽娟的一声轻呼引起了林风的注意,只见林风回头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丽娟居然从床底下拖出来了一个大大的皮箱子。

        “咔擦!”

        随着王丽娟把皮箱子打开,里面出现了一堆女性的内衣和裙子,而且摆在最上面的,居然是一套女仆装。

        “咦?难道这是某位女仆的房间么?”王丽娟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就动手在箱子里翻找了起来。

        林风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然后快步走到了王丽娟身边,可是当他看到王丽娟居然拎着一条黑色的,带着蕾丝花纹的,基本上都是镂空的小裤裤的时候。

        一滴冷汗顿时就从林风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收藏这种款式的小裤裤?

        是不是每一个女人的衣柜里,都有一套能够让男人喷血的漂亮内衣?

        更让林风感到无语的是,当王丽娟确定这套内衣是新的,而且从来都没有被人穿过之后,这女人居然当着林风的面,立马就把这套内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紧接着,王丽娟又拿起了那套女仆装,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慢吞吞地穿了起来。

        没办法,林风和王丽娟的衣服都拿去堵通风口了,这会儿,林风只剩下一条小裤裤,王丽娟则比他多穿了一件软甲,所以,王丽娟才会临时把别人的衣服借来穿。

        “风哥,这里还有一条裙子,你要不要穿?”王丽娟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对着林风说道。

        “我一个大老爷们,你居然让我穿裙子?”林风不满地瞪了一眼王丽娟,然后就伸手在箱子里翻了起来。

        “哎呀!有的穿就不错了,难道你想果奔吗?”王丽娟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老子宁愿果奔,也绝对不会去穿女人的裙子!”林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那你就果奔吧,我就喜欢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咯咯!”

        “……”

        翻找了片刻之后,林风居然在箱子底下发现了一个日记本,只见他捧着这本日记,然后往床上一躺,接着就阅读起里面的内容来了。

        这本日记没有任何的署名,林风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是它既然出现在那个箱子里,想必就是住在这里的女仆所写下的吧?

        现在,林风的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既然住在这里的是一位女仆,她的书桌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科研书籍呢?难道这位女仆还是一名科学家?科学家会给别人当女仆吗?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林风翻开了日记的第一页,只见一行娟秀的字体立马就映入了眼帘。

        7月7日,晴。

        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雪。

        最近这段时间,天气总是反复无常,难道是因为主人参加的那个实验,影响了整颗星球的气候吗?

        ……

        惊!

        林风读完了日记上第一页的内容,立马就被吸引了过去!

        虽然这第一篇日记只有短短几十个字,但是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这位女仆没有撒谎,那么这座城堡的主人很可能是一位科学家,而且他还去参加了一个神秘的实验,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了整颗星球的气候。

        什么实验?

        难道是那一场灾难性的血兽研究实验么?

        “唰!”

        没有任何的犹豫,林风立马翻开了日记的第二页,可是他还没有开始阅读上面的内容,一道略带羞涩的声音就传进了他的耳中。

        “风哥,我穿上这套女仆装……好看吗?”王丽娟突然走到了林风的身边,并且还摆了一个搔首弄姿的造型。

        “好看,好看……”

        林风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然后就继续阅读起日记上的内容来了。

        王丽娟一看林风如此敷衍了事的态度,顿时就被气的咬牙切齿,只见她眼珠一转,然后就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并且还慢慢凑到了林风的身边。

        “在看什么呢?”王丽娟伸出一只手,直接就放在了林风的胸膛上。

        “别闹,在看日记呢!”林风将王丽娟的手给拍开,但是眼睛却依然死死地盯着那本日记。

        王丽娟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也闪过了一丝委屈的神色,不过她却没有对着林风发脾气,更何况,她也不敢对林风发脾气啊!

        也许是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本日记,王丽娟越想越委屈,于是她狠狠一咬牙齿,然后就捏住了林风身上唯一的那条小裤裤。

        没有任何的征兆,王丽娟手指用力一扯,然后就翻身坐了起来,紧接着又躬着身体,并且飞快地把脑袋低了下去!

        “卧槽!你干嘛?”林风顿时被吓了一跳。

        “我叫你不看我……只盯着别人的日记看……唔唔!看老娘怎么咬死你……”

        王丽娟嘴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但是林风整个头皮都开始发麻了,甚至连脖子也下意识微微昂了起来。

        “小妖精,轻点!你想弄坏它吗?”林风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哦哦……”王丽娟敷衍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卖力展现出了自己的真本事。

        林风:“……”
 

        女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