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前男友还念念不忘的句子 东北大乱炕第二部

        “甜到了甜到了。”

        “哟,还牵上了?你们俩干脆原地结拜吧。”

        “姓楚的,松开你的猫爪!!”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原地结拜笑死我。”

        “月儿高高挂,弯弯就像你的眉……那么问题来了,说好的月圆呢?”

        “嗯,你看这个月亮它本来是又大又圆的,但被舔狗……啊呸,天狗咬掉了一块,然后就弯弯像你的眉了。”

        “楚阳:圆的不错,连我都想过可以这样扯,记得到群里领钱。”

        主歌副歌都唱完,按常规套路,这时候应该要转回主歌再来一遍了。

        但楚阳和姜萱转头对视一眼后,唱出的却是四句剥离感很严重的歌词。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短短四句歌词,优美不优美文采不文采的倒是其次,关键是那意境有点超纲了。

        前边儿还是小儿女的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但这几句一出,立马就将立意从人间唱到了天上,高得没边儿了。

        就整体结构和立意来说,这几句其实有点突兀,有种将整首歌的格调强行拔高的感觉,但真正听过一遍之后,再让你把这几句摘出来却又有种怎么都舍不得的感觉。

        云千寻看着屏幕上那对狗男女手牵手甜蜜对视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

        情歌对唱嘛,牵个小手是常规操作,为了表演效果而已,但这四句一出来她心里就一阵腻歪。

        《花好月圆夜》她之前是听过的,但还是有一种心爱的东西被抢走了一角的感觉。

        “明月几时有”明明是老娘的啊魂淡,你为什么要抠几句出来融进你们那破歌里?


 

        就很气。

        同样在屏幕前听到这四句的楚城却“咦”了一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感觉有点苏白的味道啊。”

        苏白是华夏公认的史上第一才子,诗词书画俱佳,堪称空前绝后。

        牛逼到了解过他的成就后,楚阳一度以为这货跟自己一样是枚挂壁的那种。

        听到老爸感慨的楚灵却露出了一个充满优越感的笑容,“这才是一丢丢而已啦。”

        谢芸和楚城一起看了过来。

        楚灵解释道:“这是一首词里面的前四句而已,明晚就能听到整首了。”

        “哦?他又写词了?”楚城心里像被猫挠了一下,但表面上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什么词牌?念出来听听。”

        “略略略,不念,明晚自己听。”

        “……你那小狗呢?我看看够下几杯酒。”

        “哇老爸你也太狠了吧?它还是个孩子啊!”

        “哦,那就再养几个月。”

        “……”

        …………

        “谢谢。”

        楚阳和姜萱鞠躬谢幕。

        回到后台,姜萱忍不住道:“那‘明月几时有’是不是你强插进来的?”

        “啊?”楚阳莫名其妙地道,“怎么会那么想?”

        “是个人都会这么想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