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晚archiveofown涨乳 从小给女主用道具调教

    楚阳也没多做逗留,很快上车离开。

        依旧是叶兰开车,楚阳和梁媛坐在后排。

        叶兰突然叹道:“我们三个好像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出行了哎。”

        “哦?”

        梁媛和楚阳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同时想起了小鲜肉时期到处疯狂刷通告时的情景。

        那时候是真拼命啊,只要有钱有人气,什么鬼节目都接,什么剧都演。

        虽然不过是短短两个月而已,但对她们来说却恍如隔世一般。

        而楚阳,是真的隔了一世了……

        “幸亏你转型快,”梁媛笑道,“现在小鲜肉们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楚阳奇道,“他那瓜不是还没有实锤吗?”

        因为娱乐圈牙签扎人事件,现在各大流量明星人人自危,以往恨不得天天上热搜,现在则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要提他们的名字。

        “有没有实锤名声都那样了…”

        前边叶兰问道:“阳哥,回家还是去公司?”

        “回家吧,”楚阳答道,“我姐回国了,下午到。”

        “啊?楚玉姐回来了?”叶兰惊讶道,“那要我去机场接吗?”

        “当然要你去了,我去机场不方便,还有今晚在我家一起吃哈,正好是我姐生日,”楚阳道,“话说我是不是该招个转职司机了,总让你客串不太好吧?”

        “不要,我就喜欢开车……”

        梁媛比叶兰晚了一年才开始跟的楚阳,没见过楚玉,不禁好奇问道:“你姐是打算回来发展了吗?”

        “嗯,”楚阳道,“本来环球准备签她,被我忽悠回来了。”

        梁媛:“……有一说一,我们花果山容得下她那样的大神吗?”

        “屁的大神,一条大龄咸鱼而已。”

        “……”

        叶兰偷笑道:“你也就敢在后面嘴硬了,在楚玉姐面前还不是老实得像只鹌鹑一样。”

        “……胡说八道 ̄へ ̄”

        梁媛工作狂人一个,听到楚阳下午不去公司,马上抓紧时间跟他汇报,“《dream    it    possidle》全球发行之后,x68在海外的销量暴涨百分之三十九;《顾澜传》在央视八套黄金档播出,收视率稳居同时段第一;还有《涅槃》,卖疯了……”

        《涅槃》七月初上架,但一开始的一个星期几乎没溅起什么火花,后来口碑发酵,又因为《青花瓷》撞上了《消愁》才真正引起广泛关注,但上架当月也只卖出了五十几万份而已。

        到了八月份,特别是到了楚阳在《蒙面歌王》揭面之后,这张专辑才真正地开始大杀特杀。

        “卖了多少?”

        “226w。”

        “你把226w叫做卖疯了?”

        “一个月226w,平均每天7万张,而且还是里面三支单曲销量同样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还不叫卖疯了?”

        “好吧,是我又飘了……”

        “还有,”梁媛道,“白茹在《巅峰》淘汰了之后,补位的是宋迎雪,她上期排名垫底,下期想唱你的《蓝莲花》。”

        宋迎雪是晨曦的一线歌手,唱《妖》的那位,算起来跟自己这边也是同阵营的。

        “给呗。”一场比赛的演唱授权而已,不收钱都无所谓,楚阳都不明白梁媛为什么要特意提出来。

        “但是姜萱也想唱……”

        “额……”

        姜萱唱完《阿刁》之后,第三期唱了《青花瓷》,这第四期又想唱《蓝莲花》,看来是打定主意盯着楚阳薅了。

        “那让宋迎雪再另选吧,只要是我的,随她挑。”

        姜萱既然想唱《蓝莲花》,楚阳肯定是要负责编曲的,正好林忆莲版《蓝莲花》可以安排上。


 

        梁媛显然也料到了这个答案,点点头,“最后,彗星那边又出招了……”

        “怎么滴?又想挖我们墙角啊?”

        “这倒没有,”梁媛打开了手机上的《每日头条》,递给他,“他们不是买了那位青云老师的剧本吗?现在开始做前期宣传,于是那个青云出来讲幕后故事了,说本来他那剧本已经定好了要卖给一个熟人,但没想到对方爽约了,后来兜兜转转的才到了周淼手上。”

        “所以,说出我们的名字了?这是准备跟《隐秘的角落》打对台呢?”

        “没有,不过早晚的事,这圈子里哪有什么秘密啊,”梁媛道,“拉踩对手上位,顺便弄个热搜来宣传,老套路了。”

        “随他们吧。”

        叶兰去停车,楚阳和梁媛刚进门就听见了点不太对劲的声音。

        梁媛疑惑道:“好像是……狗叫声?”

        “汪……”

        好吧,不用好像了。

        楚灵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楚阳扶额道:“你还真买啊?”

        “当然了,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我是没问题,但老妈那关你怎么过?”楚灵从小就想养只小狗,但因为谢芸极力反对,硬是一次都没让她成功过。

        “呵!反正以后我也算独立了,她管不到我。”

        “就得意吧你……”楚阳伸出手,“拿来我看看,还挺可爱的样子。”

        “那是当然,我托了好多人才买到的……”

        楚阳接过小狗狗,双手托住举高高,小家伙也不怕生,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摇头晃脑的,疯狂地向他卖萌。

        “咦?”楚阳越看越不对劲,“这不是那啥吗?”

        他第一眼以为是没张开的金毛或是边牧,但一拿到眼前才发现不是。

        楚灵得意道:“你没看错,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细犬。”

        “好家伙,”楚阳笑得开心极了,“本来以为你给我带回来的是八公,没想到却是哮天犬。”

        楚阳是演不了猴子的,但对于饰演灌江口第一靓仔却十分感兴趣。

        嗯,编个神话宇宙,搞个《二郎真君传》也不是不可能。

        猴哥、哪吒、二郎神、吕洞宾组队打灭霸,就问你够不够扯……

        梁媛道:“这好像是猎犬吧?适合家养吗?”

        “没事,别墅花园那么大,够它撒欢的,”楚阳把小家伙放到地上,循循善诱道,“商量一下,以后你就跟我混了,同意的话就叫一声,不同意就叫两声。”

        小狗抬头看着他,小小的眼睛里闪过大大的疑惑,然后奶声奶气地叫了两声。

        “汪!汪!”

        “很好,”楚阳满意地点点头,“你答应了两次。”

        梁媛:“……求求你做个人吧。”

        楚灵:“……我刀呢?”
 

     楚阳自己旷工不算,还把梁媛也押在家里做了一桌子菜,自己净逗狗玩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