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园被亲下面高潮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忽然之间冒出来一个人和自己抢福宝。

        以后福宝就不是他一个人的福宝。

        怎么办?

        谁都不能抢走自己的福宝!

        心里的愤怒让他坐在那里微微发抖,心里的那一股阴暗蠢蠢欲动。

        他要弄死那个混蛋,是不是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可以对福宝好?

        “陆铎,快吃饭,你答应我好好吃饭,快快长大的。”

        罗似锦第一时间发现陆铎这熊孩子似乎有爆发的冲动。

        没法子,她见识过陆铎的厉害。

        没看到这位屁股后面一团浓重的阴影出现。

        这孩子要是暴怒,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罗似锦的一句安抚,陆铎温驯的和小绵羊一样,点点头。

        加快速度吃完手里的饭,站起身直奔厨房。

        “大婶!我还要一碗饭!”

        豪气干云。

        身后的阴影也神奇地消失。

        方昊看看陆铎,转身埋头苦吃,一通操作猛如虎之后。

        不顾嘴角挂着的米粒,捧着碗直奔厨房。

        “大婶!我也再要一碗!”

        于是剩下的时间,饭桌上和打比赛一样。

        争分夺秒,两个男孩一人三碗饭。

        方昊摸着不舒服的肚子,恶狠狠的盯着陆铎,大有陆铎敢站起身,他就再要一碗的架势。

        陆铎却放下碗,“我吃饱了。”

        一桌子大人终于放下心,还真怕这两个小家伙不依不饶下去,今天非撑出事情来一个不可。

        陆铎看了一眼福宝,他知道他必须离开了,总不可能一直在人家家里住着。

        “妈妈,爸爸,我们送哥哥回家。”

        罗似锦看到了陆铎眼神里的失落和不舍。

        其实对于眼前的这孩子,她心里也是很复杂。

        因为父母,爷爷奶奶的呵护,即使自己身上有很多明明不合乎常理的情况,可是因为爷爷奶奶,父母的包容呵护,反而生活的很自在。

        甚至有时候自己已经丧失了那种警惕性。

        这是因为家庭不同的缘故。

        可是陆铎不一样,因为他身上的怪异之处,他的父母似乎对他避之不及。

        没有给他应有的爱护。

        这孩子性格如果一直这么孤僻下去,很可能有一天会扭曲,说不准以后就会成为一个大反派。

        如果她没有遇到陆铎,不是陆铎的朋友,也许这件事不关乎她,可是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她和陆度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挂,他们有共同的秘密,有共同的经历。

        认真的说,也许他们两个人跟着世界上的其他人不同。

        就为了这份难能可贵的不同,就为了这一份他们之间共同的同病相怜。

        她也希望眼前的男孩子有一个光明快乐的未来。

        “好吧,咱们送你陆哥哥回家。”

        姚三妹和罗建华也很痛快,这孩子看起来真的是可人疼。再加上这孩子跟他们相处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认真的说他们对这孩子也有很大的责任。

        方昊立刻站了起来。


 

        “我要去!”

        陆铎一个白眼。

        这个死小孩儿怎么这么讨厌?

        自己干什么他都要跟着。

        “我回我家,你跟着干什么?”

        方昊听了这句话,被堵的说不出来话,着急的抓耳挠腮,然后望了望妹妹,忽然眼睛一亮。

        “我陪妹妹。”

        罗似锦一看两个人马上又吵起来了,急忙站的中间对着方昊说。

        “昊昊哥哥,你们先回去吧,我今天有事儿,我得送陆哥哥回家。你去不方便?”

        他们两个人还真的是一山不能容二虎。

        动不动因为一件小事就杠起来。

        还真是两个小屁孩儿。

        刘敏和丈夫也急忙拉住了方昊,的确方昊去不方便,他们总不能贸贸然去别人家,这样特别不礼貌,也不合适。

        好不容易带着儿子离开,方昊恋恋不舍的一直望着福宝。

        姚三妹他们带着陆铎和福宝来到了胡同的院子门口,敲响了门。

        “谁呀?”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人问谁,但是没有人来开门,陆铎轻轻的从门旁边的花盆底下找出了一把钥匙,拧开了门上的锁。

        “爷爷是我。”

        他没准备回父母那里,就算是他一夜未归,父母也不会在意的。那个家里没人会在意他,也只有爷爷奶奶会珍惜她这个孙子,如果不是有爷爷奶奶在的话,大概他早就被父母扔到某个孤儿院去了吧。

        罗似锦拉着陆铎的手身后跟着父母走进院子里,院子收拾的非常干净。

        随着陆铎进了屋里,才发觉屋里的床上躺了一位老爷子。

        看老爷子的样子,认真的说,年龄并不能算大,应该有六十多岁,身材高大,头发花白,不过眼神。有些犀利,应该看得出来,老人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征战过沙场的人。

        不过现在躺在床上,是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虽然收拾的很干净整齐。

        可是瘫痪就是瘫痪,老爷子的精神并不好。

        不过老爷子一看到陆铎的那一瞬间,眼睛都亮了,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深深的法令纹让他严厉的面孔更加严肃。

        可是这会儿脸上散去了严刻板的严肃,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奶奶去买菜了,你怎么来了,我还让你奶奶星期六的时候接你过来。这几位是?”

        “您是陆老爷子吧,我姓罗,我叫罗建华,这是我的女儿罗似锦。就是陆铎曾经救过的那个小姑娘。”

        罗建华急忙上前解释,他们万万没想到陆铎带他们来的是陆老爷子家。

        本来以为去的是陆家夫妻家,那陆家两口子当初给他们的印象不好,两个人也没准备和陆家两口子有什么来往,所以没带东西上门,带着东西上门,人家再给他们回礼,一来一去大家彼此都麻烦。

        而且很容易让那两口子误会他们两口子是有求于人。

        本来是想着送陆铎过去,他们就走,可是谁曾想来的居然是陆老爷子家,而且是一位瘫痪的老人,他们这么空手上门,确实就有点儿不合适。

        “哎呦,是你的啊。我听过你们的事情,我孙子当初把在你们家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跟我讲了。这孩子说那是他生活的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我一直都说要上门去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照顾了我的孙子,这孩子没有父母缘,父母对他并不好。你们给了他难得的温暖。真的是谢谢你们。”

        老爷子躺在床上不能动,可是依然对着他们做了个作揖的动作。
 

        “老爷子,您太客气了,陆铎和我们家孩子有这样的缘分。我们也很感激这孩子,救了福宝的命,福宝是我们一家的宝贝疙瘩,要是这孩子出了事儿,我们家还不一定要出几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