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跪趴承受粗大撞击惩

        也许她能做的只有这些。

        当一个希望,总比这孩子内心充满愤懑好。

        陆铎眼神一闪,亮晶晶的黑眼睛里果然多了光彩。

        神情愉快,“那就说好了,福宝要来看我!我会在这里等你!”

        妹妹如果每年都会来,那么也没那么难熬。

        只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福宝点点头。

        “你要好好吃饭,就算别人不给你做,你自己也要想办法吃饭,来,给你看!我这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给我的压岁钱,一共有五十块钱,全都给你,以后吃不饱就自己买点东西吃。”

        罗似锦把自己的小猪抱出来,把里面的钱掏出来。

        原谅她,她才两岁,真没钱。

        要是个有钱人,她肯定大手一挥,给个几百大洋。

        现在!?

        哼哼。

        五十都是倾家荡产。

        “傻丫头,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我自己也有压岁钱的。”

        陆铎满心满眼的感动,这小丫头处处为自己担心,着急把这个钱送给他,大概是以为自己家里穷,没钱吃饭吧。

        世界上没有这么一个人,会为自己操心,担忧,这种感觉也是幸福的,忽然之间以往遇到的那些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你的钱是你的钱,这是我给你的钱,你放心,以后等我长大了,会赚多多的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

        罗似锦豪言壮语的拍了拍小正太的脑袋,那一副样子,活像一个小大人。

        陆铎嘴角露出了笑容,幸福的点点头。

        “好,我就等着福宝长大来养我。”


 

        两个人坐在床上,在那里继续说悄悄话,他们离别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听到陆铎的父母那样对他,罗似锦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心疼的陆铎再也不敢说自己的事情,他说这些事情不是让妹妹伤心的。

        夜深了,陆铎看着已经歪到在自己怀里的小丫头,打着呵欠睁不开眼睛。

        轻轻的给福宝脱了鞋子,把人塞进被子里。

        小丫头拱了拱身子,在被子里成了一座小山。

        陆铎窃喜爬上床。

        好久没和妹妹一起睡觉。

        钻到了被窝里去。

        靠在福宝身边,拉着福宝的小肉手,放在自己唇边。

        福宝等我长大,谁都不能欺负你。

        暗暗的发誓。

        然后幸福的闭上眼睛。

        两个孩子倒在床上已经睡着。

        头挨着头,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缩在被子里。

        大孩子用自己还稚嫩的臂膀拥抱着怀里的小胖娃,小胖娃嘴角流着可疑的哈喇子,睡得天昏地暗。

        第二天天一亮。

        姚三妹打开门。

        这个丫头现在长本事了,居然还敢发脾气。

        一边生气,可是又担心。

        这孩子没生过这么大气。

        可别真把身体气坏了。

        虽然嘴上和罗建华说好了,要对这个孩子严厉管教,绝对不能妥协,不然这孩子肯定蹬鼻子上脸更无法无天,可是还是最终妥协。

        打开门走进屋里,看到床上出现的另外一个孩子,姚三妹差一点吓一跳。

        不过看到那个熟悉的小脸儿,还是没说话。

        再看了看窗户,这孩子不是从大门进来的,那肯定是窗户进来的。

        不由得有些担心,给两个孩子掖了掖被子,转身出门。

        这么小一个男孩儿,翻墙进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孩子发现他们在这里的。

        但是翻墙进来肯定有危险,这可不能纵容。
 

     姚三妹拉着罗建华进了屋里,一会儿无论怎么样,得赶紧把这孩子送回去,陆铎一夜未归,想必父母肯定着急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