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吮她的花蒂 美女让男人桶自已尿口桶个爽

    她知道姚三妹是尽力在用自己的能理解的话让一个两岁的孩子听懂这些,她不是两岁的孩子。

        这些话犹如劈开了迷雾,瞬间击打在她的内心。

        也让她一下子惊醒过来,自己的确是飘了。

        这段时间她太不拿别人当回事。

        在她的心目中,现在还有什么她不敢做的事情?

        还有什么她不能去做的事情?

        因为拥有的强大金手指,让罗似锦觉得现在无所不能。

        人也变得强势霸道起来。

        姚三妹说的没错,她今天敢杀掉吕家的两个人。

        那么某一天如果有别人对她不好。

        她就会认为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人往往是这样,别人对自己的千般好,也许你都没有记住,可是别人对你的一点点不好,你就会无限放大,在你的心里永生难以磨灭。

        罗似锦也只是一个凡人,拥有了强大的力量,难免会飘飘然。

        这是上辈子没有的成就。

        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虽然拥有了金手指。

        可以比任何人都强大,可是不意味着她可以放任自己,迷失自己的心智。

        想一想后背都会冒汗,如果照她这个性子,再这么发展下去,某一天说不准,真的像母亲说的那样。

        如果有一天,哥哥他们长大准备结婚,母亲因为在这个事情上对哥哥他们更好一点,是不是她就会觉得父母重男轻女,既然对她不好,那就干脆大家一拍两散。

        反正她又不是真的姚三妹的女儿。

        她是一个穿越的灵魂,她接受过现代教育,认为女性应该自主,独立自强,不应该受那么大的委屈。

        是不是她就会某一天把父母消灭掉?

        某一天自己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是不是丈夫有一点点的不对,她就会觉得这个男人不值得存在,既然是渣男,就干脆消灭掉算了。

        再想一想以后,无论是学习,工作,生活上遇到所有的不顺,或者别人对自己的刁难,那就干脆统统消灭掉了。

        这不成了反社会人格。

        想到这里,罗似锦忽然感觉后怕,猛然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啪嗒啪嗒掉眼泪。

        她是真的有点害怕。

        谁都不是万能的,上辈子她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坎坷。

        也没有经历过生老病死,爱恨憎恶。

        虽然说是一个孤儿生活并不圆满,可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原生家庭,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相处。

        因为没有亲人,所以没有牵绊。很多的时候,就是用一句粗俗的话来说,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更多的是缩在自己的角落做自己。

        觉得安安静静的做自己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错。

        可是这辈子拥有的东西太多了,人性中的那一点点的好恶渐渐被放大,也许某一天真的会造就出一个反社会,反人类的罗似锦。

        姚三妹做一个为一个母亲,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很负责任地阻止女儿往歪路上走的可能性。

        这一点上来说,只有至亲的人才会这么考虑。

        外人才不会管你是如何的做你自己,你的风光也许只是别人眼中可以单纯的利用。


 

        姚三妹抱紧女儿,叹气,心疼。

        “傻丫头,别哭!你是妈最亲的宝贝,妈希望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长大,做一个阳光灿烂的人,无论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的阴霾和不开心,可是依然要用初心面对这个世界。

        你还太小,你大概听不懂,可是妈妈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毫无是非观念的人。”

        亲亲女儿的脸颊。

        “妈!我以后会听话。”

        她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说再多的话,也无法违反一个两岁孩子的框架。

        说多了,只会引起母亲的恐慌。

        看到孩子这么乖巧,姚三妹还是不由得抱紧小朋友。

        “那咱们商量好以后,不能让小白蛇随便咬人,除非那个人已经危害到你的生命,或者威胁到咱们家人的生命,你答应妈妈吗?”

        姚三妹看着地上趴着的那条小白蛇,首先是处理小白。

        罗似锦点点头,“妈妈,我答应你,以后不随便让小白咬人。除非是那个人威胁到我和你们的生命,不然的话,我一定想办法用其他的办法来收拾那个坏蛋。”

        这是母亲给她的底线,也是她应该有的做人底线。

        “真乖,那你老实跟妈说,今天是小白吓唬大舅妈了吧?”

        罗似锦捂着嘴巴,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

        “妈,大舅妈今天那个样子。非要带我去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我看大舅妈不怀好意,所以才把小白放出来,吓唬吓唬她。我可没有让小白咬她。”

        邀功似的抽到母亲的跟前,露出一排小白牙。

        “妈,我真的没让小白咬她,就是吓唬吓唬!妈,我是不是做的很棒?”

        “棒!这样就对了,你大舅妈的确是挺过分的,我看那个样子不一定在咱们身上打什么主意。你这么小的孩子,又扛不过你大舅妈,放小白出来吓唬吓唬她是应该的。

        这一点妈也赞成,你大舅妈就算是有些自己的小心思,可是不是坏人,总不能上来就让把小白把人咬了。这一次你做的这么好,妈真的很高兴。”

        一把就把女儿捞进怀里,女儿早上是自己起床的自己收拾的自己,看来那个大嫂什么都没有帮小丫头弄,甚至都没给小丫头梳头。

        没看见小丫头自己梳的小辫儿都歪歪扭扭。

        没办法罗似锦现在有点儿胖,再加上才两岁,的确是不太灵活。

        姚三妹给女儿把辫子梳得整整齐齐,扎上了红头绳儿,又变成那两个冲天辫儿的小胖丫头!

        “走吧,下去吃饭,还有让小白躲起来别出来,会把别人吓坏的。”

        罗似锦冲着小白挥了挥手,小白立刻爬出了窗外。

        两个人走下楼,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了熟悉的笑声。

        罗似锦脸一苦。

        她可没听错,这绝对是李老爷子的声音,那个追着自己屁股后面哭天喊地让当老师的人。

        姚三妹觉察到女儿的不情愿,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看起来还真应该给女儿找个老师,不然的话,这小丫头不接受文化教育,恐怕还有自己的一套鬼主意,以后越来越无法无天,到时候很难管教。
 

      “老姚,我真的没想到啊,原来你就是福宝的外祖父,咱们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跟你说,你这个小外孙女聪明的很,那真是绝顶聪明,我想要收她当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