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闺蜜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随着他们走进餐厅,却听到扑通一声,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

        李丽从椅子上直接摔到了地上,昏迷不醒。

        急忙把人送到了医院,结果一检查,什么事儿也没有。好像是惊吓过度。

        老太太一肚子的埋怨,这个儿媳妇儿也不知道搞什么,一个人在餐厅里坐着,居然还能惊吓过度,难不成他们家还有鬼啊?

        回到家里,李丽终于醒过来,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抓着眼前的老太太,在那里哭诉。

        “妈,桌子上有条蛇,妈快让人抓蛇,桌子上有一条小白蛇。”

        那样子活像是吓破了胆。

        罗建华给姚三妹使眼色,两口子是福宝的父母,怎么会不知道小白蛇的事情。

        这条小白蛇可是在全家过了明路的,谁不知道罗似锦养着一条小白蛇,特别乖巧。

        并不大,每一次趴在她的手腕上像是一条精巧的手镯。

        上一次小白蛇把吕家那两个人给咬死了。

        村长对外声称,不知道哪儿来的一条蛇。

        村里人也是这么说的,因为村里山上有不少的蛇,有时候村子里会出现一两条蛇,当然白蛇也有,不过不多而已。

        他们也没吭声。

        可是回去没少教训女儿。

        那条小白蛇他们一眼就认出来是女儿手腕上的那条蛇,谁知道这条蛇居然这么毒,他们一直以为女儿这条蛇特别温顺,也不咬人。

        怎么可能知道这蛇这么厉害?

        当时两口子不说,那是为了保护女儿,万一被公安知道了,这蛇是女儿的,大概会以为他们是诚心把吕家两口子给弄死的。

        他们可不想女儿这么小的年纪担上这个罪名,于是闭口不言。

        回去警告女儿,逼着把这条蛇扔掉,女儿答应的好好的,也当着他们的面,当时把这条小白蛇放到了村子跟前的山上。

        他们还以为一劳永逸,谁曾想今天小白蛇又出现,想也知道,肯定是女儿的那条小白蛇,要不然好好的能出现在这个家里?

        “大嫂,怎么咱们家会有蛇呀?您肯定是看差了。城里基本上看不到蛇,蛇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您是不是听我们那天说关于小白蛇的事情给吓着了?

        要不然是不是你刚才在客餐厅里睡着,做了个梦啊?”

        姚三妹急忙开口,罗建华也跟前附和。

        “就是,城里哪来的蛇?大嫂,我们刚才进餐厅的时候,我三妹和咱妈谁都没看见蛇。”

        死不承认就是了。

        罗似锦抿嘴笑得一脸无邪。

        探出脑袋,奶声奶气的说道。

        “大舅妈,我很听话的,你别让小白蛇咬我。”

        姚老太太一听这话,心里一惊。

        “福宝!你说什么?谁让小白蛇咬你?”

        福宝一本正经的说道,“姥姥,大舅妈说我要是不听她的话,乖乖的话,就让小白蛇咬我。可是我没有看到小白蛇!你让大舅妈不要拿小白蛇咬我行不行啊?

        我很害怕,我会听大舅妈的话,大舅妈说要带我出去。”

        一本正经的告状,还是当面告状。

        罗似锦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就差告诉李丽,我就是个告状小能手。

        老太太脸一下子就黑了。

        “难怪你会做噩梦呢,你看看你自己,你吓唬小孩子干什么呀?明明知道那孩子刚经历过那事情,亲眼看着那两个人被蛇咬。你还用蛇吓唬她,你说你像个当舅妈的吗?

        做梦被蛇吓着,那也是活该。”


 

        姚三妹本来刚才对大嫂还有点儿同情心,这会儿立马板起了一张脸。

        这小白蛇的事情,是他们两口子心底深处最隐晦的秘密。

        两口子都是老实巴交的人,第一次干这种亏心事,自然心里本来就不安,结果大嫂居然还拿小白蛇来吓唬自家闺女。

        嘴角都抽了抽,你说你拿什么吓唬我闺女不好,你非要拿小白蛇吓唬我闺女,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给自己找点儿事儿,这小丫头会被小白蛇吓着?

        鬼才信!

        “大嫂,以后别这样了,孩子这么小,万一被你说的小白蛇吓出个好歹怎么办?”

        还得装模作样的给闺女出头。

        然后一把抱起闺女,转身就出门回房间。

        李丽也知道自己今天做的事情经不住别人说,哪有拿小白蛇吓唬孩子的。

        “妈,您得信,我今天真的餐桌上趴着一条小白蛇,就那么一直盯着我,我只要敢动,立刻它就呲着牙准备咬我,吓得我坐在那里一动都没敢动。

        也不知道见了鬼,那蛇怎么今天专门找上我?福宝在那里吃饭,跑来跑去,那蛇都没有看她一眼,活像没看见她一样。我不知道倒了什么霉。”

        一想起来今天在餐桌跟前硬生生的坐了好几个小时,连动都不敢动,大概这辈子当学生的时候,都没这么受罪。

        “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吓唬人家孩子,结果把自己给吓着。行了,一个大人做梦梦到一条蛇,能把自己给吓出这种事情来,也不嫌丢人。

        赶紧的,回你家去,少在我们跟前碍眼。”

        老太太不耐烦听下去了,他们家能有什么蛇呀?

        家里住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进过蛇虫鼠蚁,怎么好端端的老大媳妇儿就能见着一条小白蛇?

        李丽满脸委屈的被婆婆撵出了门,站在门外望着这扇大门,想起来桌子上趴着的那条小白蛇,不由得惊恐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她得回家去缓缓,这屋子她可是不敢进来。

        再碰上一次小白蛇,自己就得死。

        这边儿姚三妹抱着罗似锦回了房间,关好房门,关好窗子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让罗似锦捂着小嘴儿在那里乐。

        她妈太有意思,她也知道小白蛇的事情早就瞒不住家里人,谁不知道这条小白蛇。

        那天吕家人被蛇咬了,父母就已经知道,虽然父母对着外人镇定自若什么都没说,可是回到家里没少训她,估计她妈又得训她了。

        姚三妹走到福宝面前。

        “福宝上次爸爸妈妈跟你说的话,你怎么没听?为什么小白又出现了?”

        姚三妹对着这孩子打又打不得,骂又舍不得。

        其实更多的是对女儿的担心,那小白蛇剧毒,万一咬伤女儿一口,那怎么了得?

        别以为养个宠物,那宠物就不会咬主人。
 

  “妈,可是小白自己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