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雯怀孕后的交换 小说黄色片段

别人骂她,她觉得无所谓,但是他会替她难过。

韩亦汎答应了,赶紧去联系导演组。不久,夏思雨和节目组的人果然到了房间。节目组虽然是做的恋爱综艺,但是除了正式拍摄,不得不让一组人住在一个套间内,其他的情况都是分房睡的。

夏思雨就在薄言隔壁,稍做收拾一下就过来了。听到韩亦汎的话,夏思雨那嗓门瞬间把音量提高到八度“想要我帮你?得加钱。”

还好隔音不错,不然早就穿帮了。

夏思雨确实觉得这是一场表演,尤其还叫了摄影在旁边跟拍。不过韩亦汎赶紧正经脸跟他说“加钱可以。不过你得帮我。”

夏思雨笑眯眯的看着薄言,薄言也不好解释,只是点点头,毕竟有摄像机在。夏思雨见他点头,才故作端庄的整了整裙摆“诶呀,你知道我和商菲儿一直有矛盾的。对,我俩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她有什么的,就是——八字不合。如果不是学长你盛情相邀,我应该是不会答应这件事的。”

“没关系,只要你肯帮忙就好。”

她一直跟韩亦汎和薄言说俏皮话,也没想过韩亦汎是真的很认真对待这件事。还以为只是一场游戏而已“说吧,你要我帮你什么?”

“其实也不难的,就是明天去小剧场里,想让你和薄言扮演一下角色。也不难的,你演白雪公主,他演王子。做一个《白雪公主》新编。放心,你们两个台词不多,也不需要演绎的多复杂,就稍微走位一下就行。”

这还真的不太难,夏思雨答应了。舞台剧嘛,她之前话剧都演过,只是个小小的舞台剧,估计彩排都不需要,以她和薄言的素质,可以直接上去就现演。

剧本韩亦汎做了重新设计,《白雪公主》的正常版本,是迪士尼的版权,这位版权巨巨无人敢惹,他们要做也是做的新编版本,把妆容和服饰全部换一遍,不能使用迪士尼的设计。

但是她还是要推诿一下“哎呀,明天估计怕是没什么时间让我上去彩排,这可太难了——得加钱。”

韩亦汎这次根本不拒绝,立即点头答应她的无耻要求,但是他还提出“只是有一点,这个必须要瞒着菲儿,不能让她知道,一个字一句话都不行。”

夏思雨拍着胸脯“放心,演戏姐是专业的,保证让她看不出来。”她又看向薄言“老——老师呢?”

她差点说漏嘴叫薄言老公,还好急中生智叫了“老师”,薄言还确实是。他笑了笑“我没问题。”

但看到薄言如此笃定,夏思雨忽的灵光一闪,明天不是规定了每一对都需要给对方惊喜吗?难道这个惊喜,就是他和韩亦汎两个人合伙演一场戏?只是韩亦汎是演给商菲儿看的,他是把自己也扔到戏里。


 

所以,这个惊喜是这个?不然也说不通,为什么薄言大晚上的还让摄影师也跟过来。如果单纯是给商菲儿惊喜,只私底下叫她来就好了嘛。

这个薄言,刚刚自己的确说了,如果他要搞什么惊喜,一定要让自己知道。她现在确实是知道了,还参与了,所以惊喜就是这个吗?

她还说了,她不喜欢很傻的在众人面前又唱又跳当众告白,这确实是又唱又跳当中告白,只是混入了戏剧里,可以依托剧中人罢了。虽然确实大概可能有点土,但是,是薄言帮她设计的,她怎么就——心里有那么一点甜呢。

她之前说她不吃这些老土的告白方式,其实也不是不吃,就看是谁说的。这可是薄言第一回在大众面前表达爱意呢,她还是有点小期待的。

韩亦汎点头“那我马上把剧本写出来,明天上午就把台词和要准备的内容告诉你们。很简单的,到时候就拜托你们了。”

他看向薄言,薄言点头。他又看向夏思雨,夏思雨也点头。然后薄言和夏思雨互相看了一眼,薄言看到她的眼神,打了个寒颤。

她那是什么眼神呢?

就是“死鬼,老娘知道了”的那种表情,有点难以言喻。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总算是敲定了。知道了薄言要准备“惊喜”的夏思雨,一路哼着歌回去,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贴了贴面膜。她甚至开始期待明天晚上,不知道薄言那货准备了什么样的情况。

最好不要是当众跪下,也不要当众掏出戒指,更不要当众表白什么的,不然多难堪。

但是想到那个画面,好像大概也许——也挺有意思的?

人类的本质,就是在害羞与喜悦中间反复横跳。

一夜无话。

等第二天,夏思雨元气满满的起来,虽然惊喜在晚上,但是下午他们还是要参加其他项目的。

上午,她特别要求把自己画一个美美的妆,穿着打扮也是稍微修饰过的,还准备穿高跟鞋。

一出门,旁边的薄言已经一身运动衣出来,看到她化得如此美艳,穿的贴身剪裁的小裙子,高跟鞋哒哒的,吓了一跳“你这是?”

虽然夏思雨出席活动也经常这么穿,但这是参加游乐园,想也知道,节目组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们,绝对让他们上蹿下跳,过山车,极限蹦极之类的项目,挨个来一遍。

他先看向她的细跟高跟鞋“你这……能跑得动吗?”

夏思雨听到他的质疑,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怎么,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虽然电影里,穿的越少,防御越高,好多美女都是穿高跟鞋高开叉旗袍打架,但那是在电影里。现实中谁这么搞,不会被认为是性感,只会觉得这人脑子多少沾点啥。

他又看向夏思雨的裙子“你的裙子……是不是短了点?”

夏思雨脸色又一沉“怎么,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薄言说,“就是,不怕走光吗?”
 

夏思雨不爽的来了“我走我的光,关你屁事。又不是你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