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变大了你感觉到了吗免费 每一集都是做的韩剧

“加上不是还有那个贱人一直跟着她么?哼,在我跟前装得一副老实样,毕竟也是有儿子的人,肚子里的盘算多着呢,这次肯定也是她在老太太跟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贱人?听着像是威远侯的妾室?老太太跟正牌儿媳妇不对付,却喜欢儿子的小老婆?

周衡对这种古代后宅妻妾、婆媳之争没有直接体验过,并不是很感兴趣,便在旁边听着没说话,沈怡见了,却以为她想起了之前让沈复答应不纳妾的事,便略带安慰地对她说道

“阿衡你且放宽心,这种事,说起来,也是威远侯府不嫌丢人,何况阿复说得也对,往常那老太婆也不至于这么离谱,这次想必是在庄子上住久了,那贱人又是向来会温柔小意地伺候人,才趁机回来恶心我—”

“哦对了,还有一事,”说到这儿,沈怡总算想起来了正事,微微蹙眉问自家弟弟

“王府失火这事,我后来听出来了,是侯爷让人送信给他老娘的,阿复,你当时回来时可有跟你姐夫说过?”

见沈复摇摇头,沈怡不禁嗔了他一句

“你也是的,虽说知道你是担心阿衡急着赶回来,但总得跟你姐夫说一声,派人去说下就行嘛。”

沈复却依旧摇摇头表示

“此事我虽急着回来没有当面告知姐夫,但我记着那边还有周家太夫人和姨父姨母,怕他们担心,是以特意留了个那院子里的人,是咱们自己府里的老人,让她找个时机告知周家的人和姐夫。”

沈怡一听,眉头便皱得更紧了,思索着说道

“那就怪了,你姐夫他…既然知道此事,自己不回来也就算了,我想着,多半是阿荣贪玩,一心要在那行宫大展身手,爷俩不回来也就罢了,定是后来也从陛下那边或者别人那里知道了事情并不太严重。”

“要不然我这里也不至于没有收到他的任何信件,本也没怎么多想,你这么一说…哼,这纪家母子俩又不知起了什么心思!”

连称呼都改了,周衡听着,沈怡声音里有些愤怒的情绪,但她对这位郡主婆家的情况基本不了解,安慰她也不合适,毕竟当时沈复也确实是为了自己而快马加鞭赶回来的,便想着,起码他们自己是亲姐弟,两人之间应该是不会为此生了嫌隙的,只是饶是如此,看着沈复和沈怡的目光终是带了些抱歉的情绪在内。

沈复还没说什么,沈怡跟她本就是面对面,这会儿说完话了,注意到周衡带有歉意的眼神,不禁努力微笑了下说道

“阿衡,此事跟你没关系,跟阿复也没关系,当时他那么做是对的,长姐只是在想…”

说到这儿有些自嘲地笑了下

“但愿是我多心多疑吧,不过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沈家嫡长女,先帝钦封的郡主,离了他们纪家就不能活了?真是笑话!”

这话周衡听着不太对劲,有点像现代女性要跟人摊牌离婚时说的狠话,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又看沈复也是一副着急、无奈各种情绪的表情,心知他作为弟弟不知该如何安慰,情急之下,倒是给她想起来一招,便赶紧脱口而出

“哎呀,长姐,刚才那晚晴院的事还没跟你说完呢,刚好,阿复,你这会儿回来,是又有什么新的发现么?”

一边说一边在底下轻轻踢了沈复一脚。


 

沈复如何不知道她的意思,也有些歉意地看了下沈怡,低声说道

“正是,刚才过来本是想要跟你们说,我和贺叔商量了下,决定在外书房那边也找个地方开挖一下,看底下是什么个情况。”

见眼前两人都一副惊讶的表情,便又赶紧跟她们俩解释

“是这样,之前先是在晚晴院底下挖出了个坑,一开始我们以为是用来埋藏什么东西的地方,谁知后来才发现,底下竟然是条密道,只是许是年代久远,有的地方已经塌陷堵住了,正院这边还未挖到,但柳风阁那边也是如此,底下一条密道,比晚晴院那边的要宽,而且看走向,应该是通往上云池里。”

周衡还在思考,沈怡已经好奇地问了

“那,密道里挖出了什么好东西?”

得知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几只已经干瘪的蝙蝠尸体,沈怡恶心地不再多问,而周衡却在这时起身去房里拿了那幅随身带过来的《柳湖胜景图》摊开在桌上,一边说道

“阿复你是回来看这幅图的吧?所以这些阿华说的像蚯蚓一般的线条,之前咱们还以为是以前的府中路径,该不会,就是底下的密道吧?”

沈复起身,指着那图上的建筑和连接它们的那些弯弯曲曲的线条沉声回答

“不错,现在看来,这图主要是为了标明底下密道。”

又指向正院位置

“看来是挖错了位置,原来是从那两株合欢树中间穿过。”

“那…”周衡认真看了下,手指向中间一片水域“这里应该便是上云池吧?确切的说,应该是以前的云湖对吧?那么…”

抬头看向沈复“是不是说,如果那些密道被打通,其实可以从咱们府里,譬如从柳风阁那个地方下去…”

然后手指慢慢穿过那片水域“一直走到隔壁府里?”

见姐弟俩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神情还很严肃,周衡却只觉心里更为轻松,事情都在一点点走向好的方面啊,而且照沈复所说,密道里空空如也,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阿复,之前咱们还在猜想,底下可能埋藏了兵器之类,二皇子因此而志在必得,但如今这情形,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他其实也并不知道底下有什么,只是不知从何处了解到一些情况,想要通过晚晴院那边来找找看?”

“甚至再乐观一点想,当初他是花了代价进入到晚晴院,谁知过了一段时间却依旧没有什么收获,于是情急之下不惜放火烧毁院子,一来是为了杀人灭口,二来更是为了想要趁乱在整片院落表面寻找任何的蛛丝马迹,三公主都亲自到现场督阵了,结果却可想而知依旧一无所获,所以,是不是可以认为他们已经对靖王府不再有兴趣?”
 

两人站定,夏思雨本来就是个急脾气,不善于跟别人玩推拉。她当即就有点不太耐烦了“还有啥事?”